笔趣阁 > 大唐第一郎 > 第95章:太子殿下又使坏(第三更)
    太子李承乾很有雅兴,正在挥毫泼墨,并且头也不抬的邀请道:“林秀、德謇,上前来,看看我写的字如何!”

    仿佛林秀和他之间没有任何间隙。

    林秀和李德謇走了过去,停在了书案前。

    研磨的称心对着林秀温婉一笑,而后让开一个体位,以便于林秀能靠近观看。

    林秀上前两步,站在了称心旁边,立即就有一股奇异的香气钻入鼻子,林秀嗅觉灵敏,知道这是香奈儿的春季新款...咳咳,应该是专门配置的香料。

    还别说,味道蛮好闻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过这股香气是从一个男人的肌肤上散发出来,林秀一个激灵,注意力就放在了李承乾的书法上。

    “吾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行楷,书法水平一般,但很显然,他让林秀和李德謇看的不是书法,而是写的内容。

    林秀立即明白,李承乾这是点自己啊,换言之,他等待自己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字!写的是行云流水,有书法大家风范!”林秀懒得对他解释,于是称赞他的书法。

    李承乾立即抬头,盯着林秀看,当看到林秀波澜不惊的双眼时,知道冷威慑不起作用,便直接了当说道:“林秀,还没恭喜呢,春搜活动拔得头筹,并且还救了魏王。魏王是我弟弟,身为兄长,可要好好谢谢你了。对了,我看你和魏王的关系很亲近啊!”

    “回禀太子,春搜活动是我和魏王第二次见面,也许是为了报答我救了他,所以对我甚是友好!”林秀回道。

    李承乾立即问道:“第二次见面?第一次是何时?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是魏王殿下准备的诗会!我有幸参加。”林秀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李承乾自然知道这位亲弟弟最喜欢沽名钓誉的举办诗会,以此拉拢长安城的青年才俊,这么些年,这位好弟弟从很多方面开始钻营,不断地树立自己的名声,其心可诛啊。

    “看来魏王对林县男颇为欣赏啊!”李承乾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秀笑道:“能让魏王欣赏,是我的福气,但我是庶出,有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!朝廷不会因为出身而埋没任何有才之人,尤其是我,最敬佩有才之人,比如德謇,将来绝对不会逊色于卫国公!所以林秀啊,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,你的将来不可估量。”李承乾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林秀回道:“多谢殿下称赞!在下受宠若惊!”

    这时的李承乾放下了毛笔,随意道:“林秀,你偶遇魏王遇袭,自然要出手相救,我非常理解,而且你初到长安,对这里的局势还不是太了解,所以有些事情就算做得不到位也没关系。对了,我看魏王对你颇为欣赏,有拉拢之意。所以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林秀抱拳道:“在下愚笨,还请太子殿下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和魏王多亲近,碰到什么事情,都可以和我说说,我是魏王的兄长,自然要关心弟弟的情况。”李承乾加重了语气,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   林秀在心中讥笑一声,李承乾这是准备把自己培养成他的密探,用来打探魏王的消息啊,还真会做梦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关爱弟弟,在下自然会尽力照办!”林秀没有拒绝,立即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怀疑段天涯的失踪和李承乾有关系,那么林秀就暂时不能和林秀撕破脸皮,还得利用他查探消息呢。

    李承乾大喜,立即招呼两人去到一边坐下,并让称心奉茶。

    “林县男,请用茶!”称心倒了茶,柔声说道,明明是爷们,也没有净身,但说话的声调温柔,一点不粗犷,看来他是投错了胎,是男生女相。

    林秀道了一声谢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承乾很高兴,闲聊起了家常,并询问李德謇和林秀的婚姻大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林秀,可有中意的姑娘?”李承乾问道。

    林秀回道:“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,至于意中人,已经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惜了,若是没有意中人,我还想给你介绍一位大家闺秀呢。”李承乾惋惜道。

    林秀算准他会这么说,便谢道:“感谢殿下美意,在下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发出一声感叹,道:“能娶自己喜欢的人,便是幸福。我这段时间相思疾苦,林秀啊,你可得帮我!好事若成,咱俩便是一家人了!”

    林秀面不改色,嘴角的后槽牙却咬了咬。这个混蛋还在打房若晴的主意,他那是相思成疾吗?他那是垂涎房玄龄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“殿下,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,我初到长安,又是庶出,根本没有插手的可能。”林秀解释道。

    李承乾笑道:“我当然明白你的难做,所以这件事就得换一种思路,比如是否能创造机会,让我们见一见?这件事应该很容易吧。”

    只是见一见?

    林秀用后脑勺思考,都能猜中李承乾的套路。

    如果两人真的孤男寡女相见,那么接下来的套路就是散布谣言,在古代,谣言想要害死一个女人,那就太容易了。到时候清白的两个人也会变得不清白,而为了平息谣言,房玄龄亦或者李世民,就必须促成两人婚事。

    这种下三滥的招式和生米煮成熟饭类似,都是林秀玩剩下的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没问题的!保证会让太子殿下满意。”林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承乾大喜,笑道:“好好好!有你这番话,便足够了!来来,喝茶!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德謇拿起茶杯的水微顿,下意识看向了林秀。

    林秀瞥了他一眼,嘴角露出轻笑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德謇不希望林秀来东宫,看来他已经知道这在事。在李德謇看来,林秀绝对不会答应这件事,这是加害自己的妹妹啊!

    但是现在呢,林秀竟然笑着答应,看来是自己多虑了!

    喝了茶,李承乾又赠送林秀无数宝贝,有上好的夜明珠、锋利的宝剑、三石强弓等等。

    林秀没有拒绝,欣然收下,而后才和李德謇一同出宫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位林县男很有眼力,知道效忠殿下才是正道!”称心伸出玉指,为李承乾捏着肩膀。

    李承乾靠在椅子上,笑道:“我是太子,聪明人都知道如何选择,就如同李德謇。另外,让他交好魏王,不失为一枚好棋子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李承乾抓住他的玉手,顺势一拉,称心直接跌坐在他怀中。

    称心面如红霞,娇羞道:“殿下又使坏!”

    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