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唐第一郎 > 第79章:斩蛟计划
    林秀乔装之后,就像一个路人甲,丢在人群中毫不起眼,自诩反侦查能力一流的段小燕根本没有察觉,看来也是个自傲的水货。

    不过段小燕的速度很快,在街上穿行,一般人必须步步紧跟,但林秀很轻松,不用跟着那些近。

    渐渐地,林秀发现了段小燕要去的地方很熟悉,因为昨日去过。

    没错,正是鄂国公府。

    只见段小燕停在了鄂国公府,然后扣响了府门,并拿出了东西,交给了门官。

    林秀不敢靠的太近,躲在拐角处,但已经猜到此女要找的人就是王雪菲。

    就在林秀以为段小燕会被请进鄂国公府时,事情并没有如此,王雪菲走了出来,邀请段小燕上了一辆马车,然后驶离。

    马车内,王雪菲恭敬道:“师姑,一别四年,你还是这么漂亮!”

    段小燕笑道:“你这丫头也打趣我啊?我都人老珠黄了,哪像你,美丽动人,一身贵气。做鄂国公的儿媳感觉如何啊?”

    “感觉槽糕透了,尉迟宝林愚昧,让我厌恶!如果不是宗门大计,我绝对不会嫁给他的!”王雪菲咒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段小燕则道:“我听说尉迟宝林武艺不俗啊?”

    “武艺的确不错,也就仅有这么优点了,一把力气,每在床上把我折腾的死去活来。”王雪菲叹息道:“被不喜欢的人折腾,师姑,你明白那种想吐的感受吗?”

    “呸!浪蹄子,我哪知道!”段小燕瞪了她一眼,他身为慈航剑斋的长老,是要保持清白之身的。

    王雪菲顿时娇笑道:“师姑抱歉,我忘了!”

    段小燕摇了摇头,对这丫头表示无语,放荡的性子没有一点改善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说正事吧!”段小燕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雪菲这才正色道:“师姑,刚刚之所以不请你进府,是因为鄂国公尉迟恭在府内,师姑和他应该认识吧!”

    段小燕点了点头,道:“当时尉迟恭可是秦王府的哼哈二将,曾带兵围剿慈航剑斋,我和他自然相识,而且交过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师姑的对手吗?”王雪菲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段小燕露出回忆,说道:“咱们武林中人的武功和军伍之人的武功是不同的,咱们追求的意境和境界,而军伍之人追求的是技巧和一击必杀。所以生死搏杀,我不是尉迟恭的对手。而且,军伍之人不善单打独斗,更精通于战法,小到两人、三人,多到十几人,一旦合围,就算是武艺高强之辈,也得饮恨,这就是为什么自诩武艺高强的武林在军队面前,竟然被围剿的这么凄惨。”

    王雪菲点了点头,他见过尉迟恭练刀,那扑面而来的煞气,让她感觉毛骨耸立,所以她不敢和尉迟恭接触太深,怕会露馅。

    这时,段小燕又道:“你考虑的周到,万不能让尉迟恭怀疑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师姑,这次你亲自来长安城,可有大计划?”王雪菲问道。

    段小燕道:“这次出来,一是带青柠、青雪入世历练,二是斩蛟计划!而斩蛟计划的成败,决定了我们慈航剑斋后续的部署,所以需要好好用到你这么些年所做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请师姑放心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宗门。另外没想到啊,掌门竟然舍得把青柠派出来入世历练了,这可是掌门唯一的亲传弟子,不怕遇到坏男人?”王雪菲打趣道。

    段小燕闻之,狠狠刮了王雪菲一眼,说道:“以后见到青柠、青雪,不要乱说话!”

    “师姑放心,我不会教坏师妹的。”王雪菲问道:“师姑,详细说说斩蛟计划吧!”

    “李世民不是要举行春搜活动吗?斩蛟计划,便是因此而起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林秀跟着马车,一直在街上绕路。

    林秀知道,两人在马车内密探,所以他没有机会偷听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到密谈内容,但从现在所掌握的情况来看,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大秘密,只要慢慢解开面纱,就是一个大功劳。

    这让林秀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寻找二师父,兜兜转转,二师父没找到,竟然查到了慈航剑斋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依现在的情况来看,林秀不可能撒手不问的,肯定要查到底。

    不过林秀还要做一件事,那就是查清楚二师父段天涯和慈航剑斋的关系,若是友军,林秀愿意帮忙。若是敌人,那就别怪林秀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所以林秀继续跟踪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段小燕下了马车,王雪菲没有出来,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看段小燕回去的方向,似乎准备回客栈。

    所以林秀先行一步,在段小燕回客栈的必经之路上,选择了一个偏僻的巷子,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段小燕走进巷子,立即看到了拦路的林秀。

    下意识间,段小燕握紧了佩剑,看到林秀用布带遮面,厉声问道:“来者何人?藏头露尾!”

    林秀开门见山:“大婶,我师父名叫段天涯,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你!”段小燕立即瞪大双目,疾行两步,呵斥道:“你师父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林秀看她表情,这可不像是听到朋友的表情,莫非自己的二师父移情别恋,抛弃过她?呸呸,此女这么丑,二师父那么高的眼光,怎么可能饥不择食啊!

    “我师父神秘消失,我也在找他的下落!敢问大婶,你和我师父是什么关系?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?”林秀问道。

    段小燕立即讥讽:“段天涯啊段天涯,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,连徒弟都隐瞒。你问我和段天涯什么关系?当然是仇人!血海深仇!我先擒住你,到时候你师父自会现身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段小燕一甩剑鞘,宛若一道长枪射向林秀。

    林秀一脚踢飞射来的剑鞘,不退反进,直接挥剑迎上段小燕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两人交锋在一起,手中的长剑宛若道道匹练,你来我往,剑锋凌厉。

    交锋片刻,林秀便知道遇到了高手,段小燕的剑法狠辣、刁钻,根本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,招招都是杀招。

    看来真是仇人啊!二师父到底怎么得罪了慈航剑斋?为什么会慈航剑斋的剑法?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呢?

    而对段小燕而言,她发现自己竟然奈何不了眼前的神秘人,并且能看出此人非常年轻,年纪恐怕在弱冠上下,更惊人的是他所用剑法乃是慈航剑斋的不传剑术,已经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这让段小燕心中更恨,心中的羞辱更深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段小燕的剑越来越快,就如同飘起来的雨幕,简直把林秀当成了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该死,难道是段天涯霸占了她的清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