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唐第一郎 > 第76章:早朝弹劾
    关于这些举报韩越的罪证,御史中丞魏松林并不重视。

    首先,这份罪证是指认韩越纵奴强买土地,并没有直接牵涉韩越本人。再者,举报者不敢露面,便缺乏人证。自古以来,人证便是一个案件最重要的证据,没有人证,魏忠林有理由相信这个举报存在诬陷的嫌疑。

    再加上魏松林经常收到弹劾、举报官员的罪证,不可能每个都查,如果都查,那朝廷上下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——除了他魏松林是大大的清官。

    被呵斥的监察御史退出了廨房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让这名监察御史欲哭无泪的事情再次发生。他回到自己的府宅时,竟然又收到了揭发韩越的罪证,这一次,罪证内容可比第一次的要厉害了,不仅有贪赃枉法,甚至包括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御史中丞魏松林的训斥,加之魏松林和韩越的关系,所以他便没把罪证再交给魏松林,而是暂且搁置了下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尚书省的廨房。

    房玄龄备好了茶,正在招待御史大夫马周。

    马周此人可不简单,李世民称赞他股肱之寄,诚在忠良,敢于犯颜直谏。自从郑国公魏征死后,都说他接续了魏征的风骨,敢于直言进谏。

    所以他担任御史大夫的同时,兼任谏议大夫。

    大唐朝堂的局势很复杂,各有各的心思,但很有人都是挚友。

    就如同房玄龄和马周,便是君子之交。

    马周有空,都会来尚书省坐坐,今日按照惯例,又来喝茶。

    房玄龄和他聊到了马上举办的春搜活动,聊到这个话题时,房玄龄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房相,因何叹息?”马周好奇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回道:“前段时间,圣人遭遇了刺客,突厥使臣也被刺客袭击,我担心这次春搜活动不安全。圣人稳坐皇位已经十七载了,还是有人心术不正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转眼十七年了,咱们都老了。当年的那些敌人也都老了,但他们的恨意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逝,反而恨意深沉。所以这次春搜活动,必须让金吾卫提前布防,并且提醒备身府提高警戒。”马周赞同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顺势说道:“备身府不用担心,李君羡会安排这件事。我现在担心的是金吾卫。你也知道,韩越被停职了,现在左金吾卫府内一片混乱。”

    “韩越被停职是罪有应得!不过我可听说了,赵国公已经面圣了,恐怕要不了多久,韩越就会恢复官职。”马周笑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闻之,冷笑一声,随即话题一变,道:“韩越若能恢复官职,还得感谢你啊!他没说请你去明月斋喝一杯?”

    马周一愣,随即正色道:“房相,和我有何关系?我和韩越可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房玄龄便问道:“你在哪里任职?”

    “御史台啊!”马周回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点了点头,哼道:“这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马周立即反应过来,问道:“你是说韩越身上背负很多罪行,但我们御史台却被蒙在鼓里?”

    “马御史,我可没说,是你自己猜的。”房玄龄笑眯眯道:“如果是被蒙在鼓里,只能说明你们御史台办事不利。但若是知道罪行,却遮掩不查,进行包庇,那才是愧对圣恩啊!”

    马周忙道:“房相,你别打哑谜了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你手中是不是有什么罪证?”

    “我公务那么繁忙,哪有时间去调查别人的罪证。更何况,这应该是你们御史台的工作吧。不说了,来来喝茶!”房玄龄笑道。

    马周将茶杯一推,哼道:“你呀,有事就直说,如果是正义之事,我不会推辞。在这里装模作样有意思吗?不陪你喝了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房玄龄起身相送,打趣道:“马御史慢走!”

    马周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随即返回了御史台。

    身为御史大夫,掌管御史台,马周对御史台的事务和官员了如指掌。按照以往惯例,他肯定是叫来魏松林询问情况,但这次,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叫来了监察御史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林秀的生活很平静。

    此时国子学的学舍中,学子们正在讨论即将到来的春搜活动。

    “上年尉迟宝林猎了一头虎,圣人亲赐金甲,已经在右卫当值!听说今年的赏赐更大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今年必须好好表现,拔得头筹!”

    “听说圣人还会邀请突厥主使阿史那波波观看,这可是宣扬大唐威风的好机会,必须抓住!等我们结业,必能得到器重!”

    一个个神情激昂,有挥斥方遒之决心,有力挽狂澜之毅力,像极了林秀高中时的样子,对人生充满了规划。

    这时,房遗爱看林秀心不在焉,问道:“秀弟,你是受过圣人赏赐宝剑和金甲的人,这是春搜你必须好好发挥。怎么看你无精打采,想女人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庶出,应该不用参加春搜!”林秀摇了摇头,他正在等待今日早朝的消息。昨晚房玄龄提了一句,估算着今天,御史台就要对韩越、魏松林进行弹劾了,可惜林秀没法上早朝,不然亲眼所见,看着一群文武大臣争吵起来,那多有意思啊。

    这时,房遗爱义正言辞道:“你别想偷懒,你必须去,圣人赏赐的宝剑和金甲是那么容易获得的吗?我对你的要求不高,猎两头老虎,你一头,我一头。”

    林秀不想理他,能躲懒,他肯定要躲。

    李德謇则小声问道:“秀弟,你是在等待什么吗?”

    林秀瞅着李德謇,和他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他很懂林秀。所以林秀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“等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能让你坐等的消息,一定有意思!”李德謇也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上午的课程结束时,消息终于传进了国子监。

    御史大夫兼御史大夫的马周弹劾左金吾卫大将军韩越,列出了六宗罪,每一种罪都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皇帝李世民雷霆大怒,直接将韩越下台狱,严审彻查。同时被下狱的还有左金吾卫的一众官员,也包括御史中丞魏松林。

    面对铁证,赵国公长孙无忌脸色阴沉,他是知道韩越有点问题,但没想到韩越的问题根本不是小问题,每条罪证拎出来都够他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长孙无忌不敢求情,反而出列声讨韩越,并请圣人严惩,完美的摆脱和韩越的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