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唐第一郎 > 第65章:入东宫
    林秀昨晚想了许久,也没有想好是继续读书,还是入宫当值。

    读书枯燥乏味,但入宫当值就有趣?万一负责警戒,那一站几个时辰,还不如读书呢。

    那还是先继续读书吧。

    清晨,林秀吃过早饭,便去了国子监。

    今天讲的是书法和经义,尤其是书法课程对精通狂草的林秀而言,根本没有学习的必要。于是挥毫泼墨施展一次,书法博士便让林秀自由活动。

    惹得学舍的其他学子一脸艳羡。

    林秀便没有打扰其他学子,在国子监内找了个凉快的地方,直接小憩到了下节课。

    讲经义的课程没法逃,林秀对这方面的知识就匮乏了些。

    而国子监结业,着重考核的就是经义注解,所以林秀也没太有信心通过结业考试,但在其他人面前,得把牛皮吹出去。

    熬过了经义课,今天的课程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林秀正准备和房遗爱、李德謇去找程氏三兄弟踢蹴鞠时,没想到一名内官正在学舍外候着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拜见县男大人!奴婢奉太子殿下之命,邀请县男大人去东宫!太子殿下说,上次在明月斋和县男大人约好的。”这名内官恭敬道。

    林秀一愣,自己何时和他约好了?这个李承乾的自我感觉真好,他觉得约好了就是约好了?

    不去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今日染了风寒,咳咳咳咳!有病在身,万一冲撞太子殿下就不好了!所以还请公公回禀太子殿下。”林秀拒绝道。

    这名内官一慌,没料到林秀会拒绝,这可是太子殿下相请,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?

    另外,你面色红润,这病装的太假了吧。

    “县男大人,奴婢回去没法交差!”奴婢惶恐道。

    林秀正准备直接离开,李德謇却道:“林兄,太子贵为储君,主动相邀乃是对你的器重,贸然拒绝,恐怕会失了礼数。若是被有心人抓住,或者闹到御史那里,又是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林秀当即看向了李德謇,笑着问道:“李兄是为太子殿下当说客,还是替我着想?”

    “我和林兄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相见恨晚。我此番言论,绝对是站在林兄的角度考虑!”李德謇郑重道。

    林秀笑道:“还是李兄考虑周到,看来不去是不行了,要不你陪我一起去?我初到长安,很多规矩都不懂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李德謇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而后,林秀让房遗爱先行回去,而他和李德謇去了东宫。

    东宫位于宫城东侧,面积相对于大内小了很多,但作为储君生活、学习的地方,东宫内的殿宇林立。

    这是林秀第一次进东宫,颇为好奇,所以东张西望,同时向李德謇请教各个大殿的名字。

    李德謇似乎对东宫很熟悉,不仅知道各个宫殿的名字,甚至是由来。

    看来李德謇是经常出入东宫,才会对这里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而太子拉拢李德謇的目的很明确,和宴请林秀一个道理,真实目的是为了拉拢房玄龄和李靖。

    在李承乾心中,只有得到重臣的支持,他的太子之位才做的更稳,房玄龄是相爷,李靖是战神,一文一武,再加上舅舅长孙无忌,有了这三人支持,绝对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不过在林秀看来,他越是搞小动作,越是会让李世民不喜。而且房玄龄和李靖更不傻,怎么可能和太子走得近?

    至于李德謇的心思,林秀也能猜中一些。他心里十分清楚他父亲反感他接触东宫,但他依然这么做,是因为自己心中的傲气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拥有一个战神的父亲是什么体验?自豪、骄傲、崇拜。而身为儿子,都梦想着超越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李德謇也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他一直在李靖的庇护下成长,永远也达不成心愿,他最多继承卫国公的爵位。

    所以他交好太子李承乾,如果李承乾做了太子,作为从龙之臣,将来他的天地将很广阔,他也许能凭借战功,像他父亲一样成为国公,而不是继承得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两人来到了一处巍峨宫殿前,上面写着“承恩殿”。

    内官先行进去禀报,林秀和李德謇等候时,听到了殿内传出来的音律。

    “李兄,太子似乎很喜欢听曲,是不是东宫有很多乐师和念奴?”林秀问道。

    李德謇轻声道:“太子比较喜好音律,但因为此事,被太子少傅训斥,说他所听乐曲皆是靡靡之音,所以不敢留太多的乐师或者念奴。林兄不想接触太子,我能理解。但太子毕竟是储君,不宜驳他的颜面。如果碰到想要拒绝的事情,你给我眼色,我来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林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内官走了出来,将两人请入了殿内。

    进入大殿,就看到乐师演奏,艺伎翩翩起舞,李承乾坐于上首,陶醉于音律中。

    另外,在李承乾的身边,站着一位白袍男子,面如冠玉,容貌俊美,此时吹箫伴奏,显得潇洒飘逸。

    林秀瞅着白袍男子的面相,这不就是在明月斋遇到的那个男扮女装的人吗?

    李承乾对他还真是疼爱,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这时,李承乾看到林秀、李德謇走了进来,才挥挥手,让表演停下,然后笑道:“两位别客气,请入座!”

    在内官的指引下,林秀便和李德謇坐在了左侧位置。

    机警的林秀看到了对面的案桌上也有水果酒水,说明过会还有客人啊,看来今天的宴请,比想象的要复杂。

    两人坐好后,就听李承乾笑道:“上次在明月斋和林县男偶遇,我便觉得和林县男相见恨晚,尤其是想到在蹴鞠场上初见林县男时,浑身散发的那股洒脱不羁的性情,就让我记忆犹新,那时我便知道,咱们能成为好朋友。事实证明,我的猜想是正确的。你和德謇能成为好友,便是最有利的说明!”

    林秀心中嗤笑一声,如果自己不是房玄龄的私生子,你会和自己相见恨晚?屁!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繆赞了,在下不是洒脱不羁,而是不知分寸,让太子殿下见笑了。”林秀回道。

    李承乾笑道:“林县男如此谦逊,让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林秀点了点头,接下来他准备多听少说,看看李承乾耍什么花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