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唐第一郎 > 第43章:金吾卫捉拿林秀
    金吾卫拿人,自然是风风火火,直接兵分两路,去了国子监和梁国公府。

    金吾卫到了国子监得知,林秀今日并没有来上课。就在金吾卫准备离去时,长孙冲连忙拦住,问道:“你们寻找林秀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金吾卫恭敬道:“回长孙公子的话,小人奉大将军之命,请林秀回衙问话,昨晚在务本坊内,有人救走了刺杀突厥的刺客!”

    “哦,竟有此事!”长孙冲怪叫一声,眼睛顿亮,“那你们可要好好盘问,不能放过任何细节!身为林秀的同窗,自然是相信他是无辜的,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…”

    “长孙冲,你什么意思!”秦怀道和李德謇怒斥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德謇最是愤慨,因为昨晚林秀在他家逗留,怎么会和刺客有关?

    不过李德謇也没有为难这些金吾卫,而是和秦怀道一起迅速离开国子监,去寻林秀。

    另一支金吾卫也去了梁国公府,扣门求见。

    “金吾卫?你们昨日不是来过了吗?又有什么事?”管事高伟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别小看高伟只是梁国公府管事,但他代表的是房玄龄,态度自然要自信。

    负责拿人的是一名校尉,他面容冷漠,直接说道:“奉圣人命令,追查刺杀突厥使臣的刺客,所以请林秀回衙问话。”

    “问话?”高伟顿时皱眉,随即又道:“稍等,我进府禀明。”

    高伟不敢怠慢,连忙去找卢氏。

    此时卢氏正被房遗爱纠缠,这厮发现自己爱上了长乐公主,所以缠着卢氏促成这桩婚事。

    卢氏一阵头痛,忍不住训斥:“你不是喜欢高阳公主吗?怎么又变成长乐公主了?你真是胡闹,以为公主是大白菜?一个还没捞到,就想着换一个!”

    房遗爱委屈道:“孩儿是真心喜欢长乐公主,和她更是两情相悦。”

    “儿啊,你是不是眼瞎啊?从哪里看出来的两情相悦!”卢氏轻叹一声,三个儿子中就这个老二最不省心,也不知道像谁。

    这时,高伟求见,把情况说明。

    卢氏听后顿时炸锅,喝道:“让他们滚!抓刺客抓到梁国公府了!想抓人也行,让韩越先抓房玄龄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林秀呢?”卢氏又问。

    房遗爱道:“秀弟一大早就去拜访卢国公了!”

    卢氏点了点头,连忙吩咐道:“遗爱,你从偏门离开,去找林秀,让他赶紧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金吾卫就是一群傻逼,竟然怀疑秀弟是刺客,脑袋有尿啊!”房遗爱气得破口大骂,随即拱手退下。

    而高伟返回了府门前。

    “高管事,林秀呢?”金吾卫校尉扫视一圈,没有看到林秀的身影。

    高伟笑眯眯道:“几位官爷,我家夫人说了,想请我家少爷回衙问话,可以先请左金吾卫大将军韩大人去找我家老爷!时辰不早了,不送!”

    这名校尉脸色一绷,喝道:“你要阻挠金吾卫办案?”

    “办案?你的意思是要硬闯梁国公府喽?”高伟大喝一声,话音落下,身后的护卫冲了进来,将金吾卫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校尉咬牙切齿,虽然心中恼怒,但却不敢硬闯,只能嘴上逞强:“好!告辞!”

    随即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怎么办?”金吾卫问道。

    这名校尉喝道:“多派一些人手,给我盯住梁国公府,包括侧门,一旦发现林秀,直接上去制服带走!”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”

    一众金吾卫立即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房遗爱已经离开了家,骑马去了卢国公府。

    卢国公程咬金粗犷、豪爽,林秀拜访他时送了一些好酒,叔侄儿就喝了起来,喝到尽兴时,程咬金差点拉着林秀结拜为异姓兄弟。

    林秀把程咬金灌醉后,才告辞程氏三兄弟,骑马回家。

    半路上正好遇到赶来的房遗爱。

    “秀弟,出事了!金吾卫正要抓你回去问话!刚刚上府中传唤你。”房遗爱说道。

    林秀眉头一挑,故意问道:“金吾卫为何抓我?”

    “听说和刺杀突厥使臣的刺客有关!莫非是你刺杀了突厥使臣?不对啊,刺杀当晚,咱们还参加了魏王举办的诗会呢。”房遗爱道。

    林秀立即猜到是昨晚的事漏出了马脚,难道是女刺客青柠搞的鬼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林秀全程带着遮脸布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。现在金吾卫这么明确的寻找自己,这里面必有自己不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林秀便回道:“我和突厥无冤无仇,刺客不可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让我带你回家,家里安全。”房遗爱道:“咱们先回去!”

    林秀心想,金吾卫都去房府拿人了,肯定会监视着房府,只要自己回去,必然被抓。

    只不过林秀很好奇自己是如何暴露,所以躲起来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,不如主动投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所以林秀没有拒绝,便和房遗爱回府。

    还没靠近房府,就被金吾卫发现,并被包围。

    “林县男,我等奉在左金吾卫大将军韩大人之命,请你回金吾卫问话,还请林县男配合!”金吾卫校尉拱手喝道。

    房遗爱暗骂一声“中计”了,立即叫道:“问话可以,就在这里问,去什么金吾卫!”

    “房公子,圣人命令金吾卫追捕刺客,你们若是拒不配合,休怪在下冒犯了!”校尉冷哼一声,握住佩刀的手指轻轻推动刀柄,露出寸长刀锋。

    四周的金吾卫上前一步,一个个面容冷漠,似乎随时都会动手。

    房遗爱大怒,扬起马鞭就抽向这名校尉,不过却被林秀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房二,你先回府,我陪他们走一趟。只是例行询问,没什么大事。”林秀笑道。

    房遗爱当即拒绝:“不行!如果他们不开眼,伤了你呢?”

    “伤我?你把他们的胆子想得太大了,放心好了。”林秀笑道。

    房遗爱还要说话,却被林秀一瞪眼制止了。

    林秀安抚好房遗爱,随即看着这名金吾卫校尉,问道:“敢问这位大人,传唤我去金吾卫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昨日刺杀突厥使臣的刺客被神秘人救走,所以有些事情想问问林县男。林县男请吧!”校尉一脸冷笑。

    林秀点了点头,随即和金吾卫离去。

    房遗爱则立即返回房府。

    ps:以后尽量三更,求月票和追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