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唐第一郎 > 第30章:问题太简单,朕懒得回答
    俗话说:听别人说话要听音,这个音是话外音。

    房玄龄意识到林秀的能力和手段绝非自己所看到的那么浅薄,尤其是他的两位师父,绝非普通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暗暗记在心中,准备以后套出林秀所住道观的位置,派人去好好查一查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法寻找你二师父的行踪,那就只能从薛宗道一案着手了。你放心,此事交给我,明日我便去大理寺走一遭,把薛宗道一案的案牍借回来。”房玄龄说道。

    林秀想了想,便没有隐瞒,而是道:“其实我已经去过大理寺了,翻找了录房,并未找到案件公文。并且,还被不良人发现,打了一场。所以你明日借案牍时,千万别露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夜闯大理寺?胡闹!你千万别小看大理寺,那里面的水比你想象的要深。尤其是不良人,很多江湖中人。”房玄龄立即告诫道。

    这立即让林秀想到了大理寺中和他交锋的那个冷峻男子,对方武艺极高,而且看路数,的确是江湖做派。

    “朝廷中有很多江湖人士吗?”林秀好奇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点了点头,道:“大唐建国才多久啊,不到三十年。当年隋末乱世,天下混乱,整个江湖都参与了进来。侠以武乱禁,想要建立秩序的盛世,必须控制这群人。所以灭掉隋朝建立大唐时,当初还是秦王的圣人,以大军横扫天下武林,灭掉了十之八九的门派,所以有很多人投靠了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现在的大唐,只有少林、峨眉、崆峒等几个大门派,并且他们还封山不出,不问世事,圣人真是牛叉啊。”林秀对这方面的信息知道的较少,所以此时听完,对李世民的高瞻远瞩甚是佩服。

    房玄龄又道:“陛下雄才大略,时间也证明了他的所作所为是对的。告诉你这些,就是让你明白,不要小觑任何人,我知道你武艺不简单,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薛宗道的事,我会帮你查,你别用你的办法去乱来,好好读书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林秀拱手拜道:“那就多谢叔父了!”

    房玄龄摆摆手,而后才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天未亮,丫鬟就叫醒了林秀,然后服侍林秀穿好国子生的衣服。

    白色的圆领袍衫穿在身上,格外儒雅。

    简单吃了早饭,林秀便随房玄龄入宫。

    来到承天门,禁军已经事先得知消息,搜身后,直接放行。

    不过一些官员面露惊诧。

    “老房,我这贤侄怎么这个点进宫?”路上巧遇尉迟恭,他惊讶问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回道:“圣人的旨意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尉迟恭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对他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尉迟恭听完,对林秀竖起了大拇指,赞道:“好贤侄,真厉害。你年纪不小了,可有婚配在身?”

    林秀一激灵,他感受到了尉迟恭满怀的热情,但是他明白,这绝对不是好事!

    前几天有幸,林秀见到了尉迟恭的儿子尉迟宝林,好家伙,那身段圆滚滚,他的体重直接能用公式计算,体重=(4/3)πr^3。

    所以尉迟恭的女儿也不容小觑啊!

    “尉迟伯父,我还年轻,要先立业后成家,婚姻大事不急。再说了,二哥房遗爱还没有成亲呢!”林秀乖巧说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点了点头,念叨:“也对,房遗爱那小子还没有成亲…”

    看他闪烁的眼神,又是一位为了女儿婚姻大事而操心的父亲。

    侧面也能反应尉迟小姐的样貌肯定像他父亲。

    说话间,几人来到了太极殿门前的广场。稍等片刻后,百官入殿。

    杨霜却被禁军拦了下来,在殿外侯着,等待着皇帝的传召。

    此时殿内,随着李世民高坐龙椅,早朝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各司的长官汇报了一些国家大事,话题便扯到了突厥使臣。

    李世民扫视殿内官员,笑着问道:“朕答应了突厥使臣,今日早朝回复他们的答案。各位爱卿,关于孔子和孟子的最大区别的问题,你们可有答案了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氛围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左侧的文官们互相对视,昨日已经讨论过了,竟然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,以至于现在不知道如何回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相比较文官的无奈,右侧的武将们有点幸灾乐祸,不过看着陛下巡视的目光,武将们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就在无人应答之际,长孙无忌出列,说道:“陛下,臣认为孔子和孟子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儒的贡献,一位是创造者,一位是发展者。突厥乃是草原蛮夷,根本不懂我们儒学精粹,臣相信这个答案能说服突厥使臣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也附议!”

    一些文官立即附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杜如晦想要提出反对意见,却被房玄龄轻咳一声制止了。

    昨日在议事堂,五人就讨论过这个话题,很显然,杜如晦不赞同长孙无忌的回答。

    杜如晦瞥向房玄龄,两个好基友眼神交流后,杜如晦立即沉默了,选择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而面对这个答案,李世民并不满意,说道:“赵国公的这个观点虽有道理,说的是实话,却忽略了本身的问题。孔子的孟子的最大区别只是学问上的区别吗?突厥是蛮夷,也许他们只是询问其他方面的不同。所以这个答案有失考虑!”

    “臣疏忽了!”长孙无忌没想到陛下否认的自己了看法,连忙回应。

    李世民又道:“你们讨论了一天,始终拿不出一个答案。这若是让突厥使臣知晓,岂不是嘲笑我们大唐无人?来人,宣突厥使臣!”

    总管太监王德连忙高唱:“宣突厥使臣觐见!”

    声音被传令官传到殿外,已经在殿外等候的突厥使臣进殿。

    “突厥阿史那大波拜见大唐圣人陛下!”为首的突厥使臣将手放在胸前行礼。

    李世民伸手示意:“大波使者免礼,昨日休息的如何?鸿胪寺的安排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阿史那大波说着流畅的汉语:“大唐的招待非常周到,感谢圣人陛下的安排。不知昨日外臣提出的问题,贵国可有答案了?”

    李世民随意道:“哦,你说孔子和孟子的最大区别啊,这个问题太简单,朕懒得回答,便把这个问题送去国子监,交给了那里的学子,已经有人解答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殿内文武官员面面相觑,不是没统一答案吗?陛下这就吹起来了?虽然说不能在敌国使臣面前跌份,但这么吹牛,接下来怎么收场?

    大师那大波一愣,随即冷笑道:“大唐陛下,实不相瞒,这道难题乃是我突厥颉利可汗身边的谋士完颜朵朵所出,命外臣来向贵国请教,贵国让国子监的学子就能解出来?外臣不信!”

    颉利可汗,突厥部落的王,按照前世的时间线,颉利可汗早就被擒然后嗝屁了,但是在这个世界上,还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至于完颜朵朵,则是颉利可汗身边的神秘女谋士,据说有汉人血统,足智多谋,智慧如妖。

    ps:新书期,求收藏、求月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