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诸世大罗 > 第四十章 你要找我?
    天清气朗,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温暖的阳光下,一条大江东流,两岸群山耸立,江水顺流直下,在下游处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,一艘艘渔船在湖面上飘动,组成一副唯美的画卷。

    韦大富便是这众多渔民中的一位,他今日起了个晚床,到了午后才出来捕鱼,但运气却是奇好,第一网就网到了很是有分量的鱼群,那渔网上传来的重量,让韦大富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他双脚呈弓步站立,两只手青筋暴起,充斥着粗犷的力量感,连连拉扯渔网,将自己的渔货拉出水面。

    在天玄界这么个武力值极高的世界,即便是飞鸟游鱼也因为吞吐灵气而显得格外强壮,作为一个渔民,若是没几手功夫,还真难出来捕鱼。

    韦大富正值壮年,又练过几年外功,双手力量足有数百斤,此刻发力拉扯,那渔网连带着网住的鱼群,不多时就被拉到了船板上。

    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被拉上来的渔网中只包裹着寥寥数条水鱼,以及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身着破烂道袍,身形挺拔,比之作为渔民的韦大富都要高出一个半头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有着数道狰狞的伤口,其中一道伤口更是从肩膀延伸到腰部,狰狞可怖,有带着丝丝淡金色的鲜血流出,但令人惊奇的是,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他的伤口却是毫无惨白之色,神奇异常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了自己被捞起,也可能是阳光刺激到了他的眼帘,这个看起来受了重创的道人睁开双眼,然后波澜不惊地看了韦大富一眼,那眼中流露出的杀机,令一辈子在湖面上捕鱼的壮汉一个抖索,直接跪下。

    “道···道长饶命!”韦大富搜肠刮肚,最终只吐出这么一句求饶话语,然后便埋头一磕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种种古怪表现,已是证明了眼前之人乃是传说中的武道高人,是对于百姓来说高高在上的神仙中人,这让韦大富也不知该感叹自己运气爆棚,还是该悲悯自己大祸临头了。

    对于常人而言,可能是终生难遇的际遇,却是在这普普通通的一天遭遇到了,但看这位道长的意思,眼下正处于遭遇追杀,杀心正炽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普通人的恶习。”

    道人却是眼中杀意收敛,随手撕开渔网,盘膝坐在船板上,淡淡道:“只不过追杀我的人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自语,又像是有些忍不住的谈性,想找人诉说。

    “我闭塞六识,将自己当成石像沉入江中,为了是躲避一个大敌的追杀,可没想到这破釜沉舟的举动,却是被你给无意中破坏了。现在气息泄露,强敌很快到来,我若是你,还是尽早怀念一下亲人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在验证着他的话语,破空之声很快袭来,一艘艘飞舟在短短一刻钟时间内,便将方圆百里包围,沉凝的肃杀感漫布长空,如黑云压城一般的沉重感降临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道人并未说让韦大富逃跑,只因凭这艘渔船的速度,就算逃,也逃不出数十里的大湖,更不可能在随后的交手余波中幸免。

    当自己被捞上来之时,那一丝气息外泄,已是足以引来那些穷追不舍的敌人了。

    肃杀的气息令湖面上的渔民皆是惶恐至极,韦大富不由哆哆嗦嗦地问道:“道···道长,您可有法,救救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,”道人却是一片淡然,道,“他们其实早就有机会让我留下性命,之所以迟迟不下死手,还封锁周遭虚空,禁绝讯息传递,便是想让我屈服,然后向雍州的师弟求援。以我为诱饵,诱杀师弟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出山门,他并未带着宗门长辈给予的后手,唯一的办法便是求援。

    在敌人的威逼下,向唯一一个可以求救的对象,想身在雍州的楚牧求援,让他前来相助。那样子,还有一丝逃出生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‘不过这种拉人下水的卑劣之举,我不愿做。’

    君自在站起身来,身形挺立,哪怕身受重伤也没有丝毫佝偻之态。

    他向着那最大的龙形飞舟高声喝道:“皇麒,可敢与我单打独斗,论个生死?”

    声如龙吟,传遍朗朗长空,显露死战之意。

    君自在已是打定主意,便是死在此处,也不愿拉人下水。

    尽管和楚牧是竞争者,且双方也无甚交情,但这并不代表君自在能够心安理得叫来楚牧,让他冒着生死危机来为自己争取一丝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未必回来,君自在也不愿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君兄何必如此?”

    那艘如金色神龙的飞舟之上,一道身影露面,麒麟袍,玉龙冠,日角龙颜,英伟不凡,正是被当代乾帝皇道称之为“麒麟儿”的皇麒。

    而在皇麒身后,还有两个身披狻猊战甲的将领跟随,他们一个身形挺拔,站如苍松,手持睚眦吞口大刀,煞气凛然,另一人则是扛着巨大战戟,身形魁梧,犹如一尊铁塔。

    这二人俱是蜕凡九变的修为,虽然论年岁,早就超过了年轻一代的范畴,但因为实力境界缘故,还能够加入追杀君自在的队伍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他们,还有这遍布四方的百艘飞舟,才让君自在毫无还手之力,甚至于若不是皇麒刻意留手,君自在可能已经魂归黄泉了。

    “君兄,只需你唤来楚牧,本王可以做主,保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皇麒站在舟首,面带诚意地道:“楚牧若死,那玉鼎宗的未来,就只能交由你手,你既不必沾染害死同门的罪孽,又可继承如今已经冠绝玉清道脉的玉鼎宗,如此未来,难道你就不动心吗?”

    比起君自在,皇麒实则还是更想对付楚牧。

    楚牧此时身在雍州,以对方过往展现出的心计,若是知晓己方带着大批军队气势汹汹而来,定然会暂避锋芒,不敢与己方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所以皇麒打算先行擒君自在,再通过君自在诱捕楚牧。

    只要君自在发出求救讯息,那么不管楚牧来与不来,皇麒自觉都算达成目的了。

    若是来,那自然最好,可见玉鼎宗最杰出的二人一网成擒。

    若是不来,那固然不美,但也不错,将楚牧见死不救的消息传出,且看玉鼎宗内有谁会服楚牧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如何,皇麒都没想到君自在会这般死硬,哪怕是到了如今这地步,也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他的话出口以后,看到君自在的神色,皇麒便已知自己想法算是落空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只听君自在讥笑一声,道:“我若是这般做了,便是继承了玉鼎宗宗主之位又如何?玉鼎宗若有这样的宗主,早晚要灭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中听不出丝毫妥协,更含着死战之意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”皇麒的脸色转为冷漠,“既然如此,那便去死吧。姚将军,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他并未答应君自在的邀战,与其单打独斗,只因君自在伤重至此,已是没了和自己交手的资格,且皇麒要让君自在为自己的不识时务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身形魁梧的姚将军举起战戟,大喝道:“众天兵听令,阵力加持。”

    空中飞舟有一半亮起豪光,一道道澄澈的光芒既有军中杀伐之气,又带有莫名神圣之威,随着姚将军一声喝令,化作一道巨大的光环加持在其身。

    那悬浮空中的飞舟亦是亮起阵纹,一道道气机加持在腾空飞起的将军之身。

    这便是朝廷的军阵之法,统兵将领可让全军之力加持己身,一人即是一军,一军即是一人。

    浩瀚气机磅礴起伏,空中的姚将军气势越来越强,本就魁梧的身躯此刻如同天神降临,充斥着不可一世的神威。

    “汇聚四千天兵之力,五十天舟之阵势,玉鼎宗的当代大弟子,嘿。”

    粗犷的脸庞上带着不屑的谑笑,姚将军体内真气如大江奔流,汹涌澎湃,滔滔不绝,巨大战戟上如有星火凝聚,光华充塞苍穹。

    “本将会亲自斩下你的头颅,装饰在府宅厅堂中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正当姚将军的气势攀升至顶峰之时,一道银色流光划空而来,楚某人的身影自九天神梭中踏出,摇身一晃,现出百丈道体,气机震动方圆百里,百艘天舟同时颤动。

    “番天印。”

    乾坤逆乱,天地反复,那巨大的掌印倾轧而下,巨大的空洞在掌下成形,将姚将军的身影纳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咔嚓咔嚓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碎裂声不绝响起,令人闻之不由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姚将军的身体如同随意拿捏的泥人娃娃,在无匹的力量碾压下被捏圆捏扁,战戟断裂,甲胄粉碎,浑身骨骼都在令人头皮发麻的噼里啪啦声响中不断碎裂,恐怖异常。

    姚将军使劲催动真气,鼓荡气机,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,却还是难敌庞然之力的碾压,最后那么大的一个人,被强行压缩成了一颗混合着血色与苍白骨色的丹丸。

    “听说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楚牧眼如日月,放射出令人难以直视的神光,百丈道体悬浮空中,俯瞰着皇麒的身影,“你要找我?”